度假

王艳平:温泉是该安静的泡还是热闹的泡?

2018年08月02日 15:34   编辑:小舌尖   来源:中国温泉

分享:0

导读:文/王艳平 东北财经大学教授,留日博士泡泡温泉,热血沸腾,或有惬意,一个行为会导致多种心情,因人而异。是安静的泡,还是热闹的泡,确实是个问题。同样是泡温泉,中外游客也不一样,我们喜欢热闹,热爱喜庆的......

文/王艳平 东北财经大学教授,留日博士

泡泡温泉,热血沸腾,或有惬意,一个行为会导致多种心情,因人而异。是安静的泡,还是热闹的泡,确实是个问题。同样是泡温泉,中外游客也不一样,我们喜欢热闹,热爱喜庆的氛围,喜欢大红大绿,张灯结彩,但海外喜爱恬静,一方水土一方人,恐怕这也与人口规模、人口密度有关,也与经济发展水平有关。

是这样,遥远的温泉可以安静,罕有人去,非节日的温泉可以静悄悄,还是喜欢凑热闹的人多,而近郊温泉、节日温泉、景区温泉,恐怕就要有些热闹了。喜欢热闹的去热闹,喜欢安静的去安静,各取所需,选择适合自己的温泉时空吧。

但最好是能够安静一些,笔者是这样希望的,恐怕是老了的原因。在这里没有丝毫褒贬之意,只是一种建议而已。因为一旦热闹了,心就不静了,不能用心体会温泉,就会不太珍惜资源,就会以自我高兴为中心,就不想着思考人生,那样就不利于回归于自然,而是让自然回归于我了。

说来也是一个很矛盾的情景,旅游者屈从着自己而前往温泉,车马劳顿,但到了地方就以自我为中心了,这前后的性格真是判若两人,而若是贯穿始终的敬畏于温泉,敬畏地前往,敬畏地体验,现场临时的感动也动摇不了长时间决定的敬畏心情,那点欢乐不足以,其实那样的话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。

一旦他人泡温泉时兴奋了,吵吵嚷嚷,嗨翻天,那么自己想静也静不下来,而若保持静,那就是受害者,只能接受噪音,那不如自己也制造噪音呢,如此就让每个人的行为变成了一种恶性循环,温泉浴场就热闹非凡,公共空间变成了噪音垃圾桶。要保持公共空间的安静与秩序,但由于人口密度大,人口规模大,公共空间成了可以蚕食的对象,你不抢就有别人抢,从我做起难上难,因而就想着如何在公共空间里大声讲话、闹动静、贴标语、有所行为、花枝招展等,似乎可以从权力表达上思考这种现象。

遇到好东西,拿回家,“成为我的”,这是全面的占有。而有些只能是分时性占有,如借别人的东西用一用,或在旅馆里住一宿。有些连分时占有也做不到,如现代出现的共享经济现象。这是从主体占有程度的角度考虑,而若从对象物来说,就包括他人的东西、共有的东西,公共的东西三种,对待他人东西要遵从法律条例,遵守伦理道德,而对于共有东西,要商量着来,老大用完老二用,要形成传统。

对于公共物品也是如此,最主要的是要遵从公共道德。但关于对象物,除上述考虑之外,还有一种就是对非物的考虑,非物也物,如声息、动作、色彩、想法、笑容等。

由于人类一路从贫穷走来,由贫穷到富有,也因我国人口众多,人口密度大,因而这个社会首先制定了关于物质财富的法律条例,而对于非物质的权利,在制度建设方面就不太受到重视,没有将其当回事。“就是说话声大了点,你又没损失啥”,这样的观点很盛行,因而商家或路人等以“不法”文字、色彩、行为等污染公共环境等,似乎就没有什么可以制约的,每个人对此也很无奈,普通百姓也觉得没什么,精神权利在当代可是大事。

从个人立场上看,笔者还是倾向于静静的泡温泉,倾向于要遵守精神道德,要明确提出精神道德、精神权利这个概念,其与物质权利相对应,不能以物质权利掩盖精神权利的存在。温泉旅游是在追求精神满足,精神权利在现代甚至高于物质权利。泡温泉时要保证人人自由,但要遵守他人的精神价值。

而在策略上,可以选择平日泡汤,选择远方的温泉,选择府深温泉,但不妨在节日里去看看人头攒动,去体会去领略所谓的聒噪,感悟下精神权利的被剥夺,去现场思考人们为什么要制造噪音。就像来到海边,人们为何要欢呼雀跃,要戏水,要向海里扔石头,要跳起来照相,要站在礁石上,那是为了占有海景啊,是想拥有大海,这一点原理与热热闹闹泡温泉是一样的。

度假首页

返回顶部